校友服务
                                                                                                                ALUMNI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校友服务中心
                                                                                                                电话:021-55665306
                                                                                                                传真:021-55665306
                                                                                                                Email:econalumni@fudan.edu.cn

                                                                                                                校友之声
                                                                                                                视点 | 张军:世界经济进入长期增长停滞期,中国经济转型将带来新的空间


                                                                                                                2017年2月25日,由华尔街见闻主办的《揽胜巅峰视界——全球经济风云变幻下投资有道》高端论坛在深圳举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作为主讲人,对于全球经济背景以及中美两国的经济发展前景做出详尽分析,他指出债务拖累是影响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世界经济进入深度调整阶段,中国的资本市场值得看好。




                                                                                                                 

                                                                                                                全球经济核心概念:长期增长停滞

                                                                                                                “虽然全球经济看起来像是一个周期性问题,但是看不到下一次繁荣在什么时候,”张军说,“现在是一个深度调整阶段,用的时间会比较久。”

                                                                                                                张军引用美国前财政部长Larry Summers提出的“长期经济停滞”来形容当下的经济状况,他指出此前十年的经济增长主要是债务驱动增长,导致当下的经济发展受到债务拖累,所以需要“去杠杆”,而且“去杠杆”会持续很长时间。

                                                                                                                “宏观的经济繁荣主要表现是大家乐意消费和支出,但是现在经济受到债务拖累,需求收缩,消费支出减少,进入一个停滞期,看不到下一次繁荣。” 

                                                                                                                中国经济:在自身结构变化与外部冲击下进入转型

                                                                                                                “全球经济的掉头也打击到了中国经济。”张军指出,在中国经济需要变革的时刻,恰巧赶上了全球的经济危机,不得不先维持高速的经济增长来对抗外部的经济增长。


                                                                                                                 

                                                                                                                “从房地产的发展来看,中国在经济紧缩的97、98年开始了商品房的发展,金融业也从此开始支持房地产的发展。由于房地产是资金高度密集的产业,需要信贷的支持,因此房地产飞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信贷飞速发展的时期。信贷就是债务,所以经济的繁荣一定程度上是靠债务驱动的。”张军说。 

                                                                                                                “本来应该在07年进行调整,却赶上了全球金融危机,不得不继续从前的经济发展模式。直到13年,我们的经济发展才开始进入’新常态’”。


                                                                                                                张军指出经济结构转型与产业转型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趋势。

                                                                                                                “新的经济增长主要取决于两件事情:一是足够的市场,二是足够的人力资本。这两个条件中国都具备。若要改变经济增长模式,实现未来十年的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政策层面需要鼓励创业,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市场会得到巨大发展。因此,从投资的角度而言,中国未来十年的经济转型,为资本市场提供了非常好的空间。”

                                                                                                                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和制造业重返美国有待确定 

                                                                                                                特朗普提出的建设基础设施和通过减税来吸引制造业回归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互矛盾的。

                                                                                                                “美国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没有钱的,如果要建设基础设施,钱从哪里来?只能通过政府发行国债。目前,美国的联邦债务已经超过20万亿,但是GDP只有十八万亿,政府不得不修改法律规定的债务上限,如果特朗普要建设基础设施,则需要继续提高债务上限.” 

                                                                                                                同时,特朗普股利美国制造业回归的主要政策承诺是减税。“在债务上限提高的情况下,如果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还要减税,那就等于是在承担更多的债务,这将会影响全球的金融市场。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未必能实现,而制约其实现的正是全球金融市场。” 

                                                                                                                此外,张军指出强势美元不利于全球经济环境的改善。 

                                                                                                                “美元强势了,大宗商品价格下下跌,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就会收到影响,相反,如果大宗商品价格上升,新兴市场经济复苏,整个经济环境会得到改善。特朗普应该给新兴市场更多机会。”

                                                                                                                全球经济增长主要贡献国仍是中国

                                                                                                                活动最后,张军强调:未来十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值得看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最大也会是中国。“中国有很多市场尚未发展起来,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